返回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不悔!(有回忆,大章)-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返回列表

  思维具象化?

  那是一个缩小版的唐舞麟,小时候的他,眼睛大大的,看上去明亮而充满精神,只是此时却有些衣着不整。

  画面中,唐舞麟风尘仆仆的跑来。

  他此时的样子,着实有些令人不敢恭维,头发乱蓬蓬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整个人的气息看上去都很不稳定。

  “你跑哪去了,怎么现在才来?”同样是缩小版,或者说是幼年版的谢邂没好气的问道。

  唐舞麟苦笑道:“一言难尽,先比赛再说吧。舞老师,我可以出战。”

  那时的舞长空,和冰封之中的舞长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唐舞麟,点了下头,然后才向当时的教导主任龙恒旭说道:“我们班出战三人。”

  龙恒旭道:“一年级一班也请出战三人。”

  “双方参赛学员入场。”

  古月凑到唐舞麟身边,低声问道:“你行不行啊?身体有没有事?”她看得出,现在的唐舞麟似乎有些不对,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又让她觉得有些怪异。

  那时的古月和现在的古月娜有着极大的差别,只有真正熟悉他们,知道他们过往的人,才知道这个眉目清秀却远没有到绝美的少女,就是此时此刻的银龙公主。

  “我没问题。”唐舞麟回以一个自信的微笑。

  古月点点头,“我们一起加油。”

  唐舞麟依旧走在中央,谢邂和古月跟在他身后,三人一起走上了比赛台。

  另一边,一年级一班的三名学员也走了上来。

  “我叫张扬子。”中央的沉稳少年平静的说道。

  “韦小枫,我们早就认识了。”韦小枫伸出右手,竖起大拇指,然后再缓缓旋转手腕,大拇指向下,作出一个挑衅的动作。

  “你!”谢邂大怒,冲动的就要冲上去,却被唐舞麟一把抓住肩膀给拉了回来。

  谢邂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力气似乎变得更大了啊!

  “王金玺。”一班那名骨瘦如柴的学员淡然说道。

  唐舞麟道:“一年级五班,唐舞麟。”

  “古月。”

  “谢邂!”

  ……

  七彩光影收敛,唐舞麟的身体被弹飞而出,却就是在那片水波荡漾之中的画面前停了下来。

  画面之中,幼小时的唐舞麟、谢邂、古月,正在力战比他们更强一些的对手。

  银光收敛,古月娜恢复人身,看着身前的思维具象化,她的眼神也不禁有些凝滞了。但是,她并没有停顿,下一瞬,手持黄金龙枪,再次向唐舞麟扑来。

  此时,唐舞麟身上的金龙月语斗铠已经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七彩光晕。他看着古月娜的眼神却份外的温柔。能够出现思维具象化,自然就意味着,他此时此刻的情绪,正是沉浸在当初的那个时候啊!

  那是他们的童年,是他们在进入史莱克学院之前的童年。也正是在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走在一起,耳鬓厮磨好感渐生。

  黄金龙枪画圆,天之玄圆再次出现,荡开古月娜那一道道强势无比的元素攻击。唐舞麟身形后退,似乎是在闪避,而他背后的思维具象化却已经再次出现了变化。

  画面之中的他们,似乎长大了一些。

  ……

  房间里足足坐着四个人,没有舞老师,还有一名陌生的白发女子。

  “你终于醒了。”谢邂一个箭步就蹿了过来。

  “怎么样,醒的及时吧。”

  谢邂没好气的道:“及时什么?我们已经晚了。”

  “啊?”唐舞麟吃了一惊。

  “走吧。”沈熠站起身,眼含深意的看了唐舞麟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古月和许小言也站了起来,许小言向唐舞麟嫣然一笑,古月虽然面无表情,但看着他的眼神却分明像是询问他现在的状态如何。

  唐舞麟向他们点了点头,然后低声向谢邂问道:“这位是?”

  谢邂道:“史莱克学院的人。舞老师的朋友。现在咱们已经迟了三个多小时了,舞老师在学院那边为咱们疏通关系,咱们要赶快过去,应该还可以参加考试。”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谢邂呵呵一笑,“说这些干嘛?以前你为我们挡在前面的时候,我们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谢字了?你身体状况怎么样?怎么在这个时候深度冥想啊?”

  唐舞麟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状态倒是挺好的。”封印的事情他确实是没办法说出来。他此时除了饥饿之外,其他感觉到真的都是很不错的。体内仿佛充满了力量,魂力也明显有所提升了。至于提升了多少他不知道,反正距离三十级还有距离,想来应该是二十七、八级的样子。上次突破封印就没有提高太多的魂力,这次显然也不会提升的太夸张。

  饥饿有些影响他的判断,但他觉得,自己的力量至少也又整体提升了三分之一以上,以他先前的基数,提升三分之一力量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你那有没有吃的?”唐舞麟低声向谢邂问道。

  谢邂茫然摇头。

  正在这时,走在前面的古月反手递来一包东西到唐舞麟手中。

  唐舞麟接过,用手一捏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了,馒头和肉。虽然不算特别多,但总比没有的好啊!

  三个馒头,一包酱肉。

  ……

  古月娜的攻击本已再次展开,但当她刚刚出手的时候,却刚好看到了画面中的这一幕。

  她当然记得那时什么时候。那是当初他们一起考取史莱克学院的时刻,在那个时候,唐舞麟因为突破金龙王第二道封印而耽误了考核。大家都在等他,等他醒过来。

  幸好,他及时醒转,虽然晚了一些。却终究还是赶上了考试。

  画面再次出现变化的时候,画面中的他们,已经来到了史莱克学院前。

  当看到那画面中的史莱克城,看到那座曾经的史莱克学院时,受到冲击的不只是古月娜,光暗斗罗龙夜月也不禁身体颤抖。那是曾经的史莱克啊!史莱克学院两万年的荣光都在其中啊!

  “够了!”古月娜突然大喝一声,手中白银龙枪光芒暴涨,七彩光芒宛如彩虹一般向唐舞麟刷去。

  而她的一声大喝,似乎也将唐舞麟从思绪中惊醒,背后的画面化为泡影消失。他的眼神也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美好的回忆减轻了他此时此刻内心的痛苦,手中黄金龙枪骤然刺出,一往无前的气势瞬间爆发开来。禁平凡、龙皇冲!

  强盛的金龙王气血与那七彩光芒撞击在一起,顿时光晕四散,天地色变。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唐舞麟那金色光晕流转的双眸,盯视着古月娜没有半分的回避。

  从他的眼神中,古月娜仿佛看到了他的质问。曾经的一切,你都已经忘了吗?

  忘了么?她怎么可能忘怀?

  史莱克学院的那段美好时光,可以说是她在变身成人之后最最难忘的啊!

  “轰——”

  两人终于冲撞在了一起,而就在这一刹那,整个天穹扭曲,变化发生,更加强大的思维具象化出现了。

  那面前数十里的巨大画面,仿佛像倒映一般,将曾经的史莱克学院呈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那雄伟的史莱克城,那郁郁葱葱的史莱克学院,还有那碧蓝的海神湖,无不是那么的熟悉,又那么的遥远。

  而在这幅画面之上,光线却是黑暗的。思维集中、放大。放大的是那一片碧蓝的海神湖。在灯光的点缀和整体画面的放大下,让人能够清楚的看到那湖面上的一切。

  此时此刻,海神湖湖面之上,站着两拨人,他们分别在两侧。

  这是……

  这是海神缘相亲大会啊!曾经的史莱克学院,最为引人瞩目的内部相亲大会。可以说,正是这海神缘相亲大会,成就了无数神仙眷侣。当初的灵冰斗罗霍雨浩与龙蝶斗罗唐舞桐就是在这海神缘相亲大会上走在一起。之后霍雨浩创立了传灵塔。

  而此时此刻,这份海神缘相亲大会,当然是属于那正在半空之中战斗者的金龙月语与银龙舞麟。这是属于他们的那一届。也是在他们记忆深处最深刻的回忆。

  当天穹上这幅巨大画卷出现的时候,那两道身影竟然全都消失了,就像是他们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份回忆中似的。

  ……

  “二见钟情环节继续,下一位是……”唐音梦停顿了一下,然后她的目光就落在了唐舞麟身上,“五十一号。有请。”

  脚下荷叶飘动,唐舞麟的心跳也随之加速。三年了,整整三年多的时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分别,终于再次相见。

  她长大了,自己也长大了。

  我们终于不再是孩子,我们已经成年。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在那每一个忙碌而枯燥的日子,我早已经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在你心中,可曾记起我。

  你没有为我亮起灯光,是因为你已经将我忘却吗?可就算如此,我也不会放弃,决不放弃!

  对面,一双双妙目盯视在他身上,看着这全场最为英俊的青年。

  十八号的目光在注视,十七号也在不知不觉间抬起头来。戴云儿兴奋雀跃的似乎随时都想要从那荷叶上冲出,还有原恩夜辉、叶星澜、她们也都在看着他的身影。

  每个人都在期待着,他将要说些什么。

  “因为一些原因,我离开了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中,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学院。因为自从父母突然离去之后,这里就已经是我的家。今天我回来了,适逢其会,刚好赶上海神缘相亲大会。我没有犹豫,我直接来到了这里。因为我怕错过了,更怕你已经爱上别人。”

  “三年多前,我问过你,你是不是因为我的血脉才接近我。后来在那段枯燥的日子里,我想了很多,我觉得那时候问你这个问题真的好傻。我根本就不该去询问。你给了我肯定的答案,让我很伤心,甚至要比当年知道自己是废武魂并且拥有了一个残次品魂灵的时候还要伤心。可是,我却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是队长,我不能让大家看到我懦弱的一面。”

  “我一直强忍着内心的痛苦带队参赛,一直到我们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可是,那时候我却依旧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你。或者说是面对我自己。”

  “三年多过去了,在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中,我想过很多、很多。很多以前不明白的事情,我都想通了。喜欢一个人何必在乎的太多?无论你是因为什么而与我相识,既然我喜欢上你,我就愿意接受你的一切。如果你也喜欢我,我们就在一起。如果你并不喜欢我,那我就用尽一切努力让你喜欢我,我们依旧在一起。所以,无论如何,对于这份感情,我决不放弃!从今以后,我是你的人了,你必须要对我负责。”

  ……

  画面虚幻又再次凝实。

  ……

  唐音梦道:“海神湖上海神缘,相亲大会进行到了这个时候,已经过半。但我必须要说的是,真正的高潮却从现在赛这一刻才开始。所有的男生们,你们可以祈祷了,接下来的第四环节,将决定者你们是否有抱得美人归的机会。”

  蓝木子点了点头,“是的,马上将要开始的,就是历届海神缘相亲大会上最为激动人心的时刻,第四环节,三生有缘。最终的结局,在这个环节之中至少会决定超过百分之七十。所以,我要提醒诸位海神仙子,你们都要慎重选择,因为一旦选择了,可就不能再更换。所以,看清你们自己的内心,不要做出让自己未来后悔的事情。”

  女生们表情不一,但眼神却都变得专注起来。

  蓝木子看向尚未摘下斗笠的十七号和十八号女生,沉声道:“目前为止,只有二位的斗笠面纱还在,那么,现在你们首先要选择的就是是否摘下你们脸上的面纱。如果在这个时候还不摘下的话,那么,之后你们将没有再摘下斗笠面纱的机会。因此,请你们慎重选择。而因为你们之前对自身面纱保护的优异,在这第四个环节,摘下面纱之后,你们可以优先进行第四环节三生有缘。现在给你们一分钟考虑的时间。”

  “我摘。”一个清脆悦耳,清晰传遍整个海神湖面的声音随之响起。说话的,正是十八号女生。

  只见她一抬手,就摘下了自己头顶的斗笠面纱,露出了一张绝色娇颜。

  银色长发披散,一双紫水晶版的眼眸仿佛紫水晶一般,银发紫眸,就算是星月之光在她露出本来相貌的时候都不禁为之失色。

  海神湖面上,所有的光晕在这刹那仿佛都成为了她的衬托。所有目光瞬间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龙枪女神!”不知道是谁先惊呼了一声,转瞬间,岸边就已经是一片惊呼声响起。

  ……

  画面中的龙枪女神可不正是现在银龙公主的模样,可对于并未见过一次场面的人们来说,他们却有些疑惑的感觉到,此时这位龙枪女神,似乎与银龙公主并不完全一样。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那当然不是古月娜,那是娜儿。

  ……

  蓝木子道:“为了对于其他女生的公平起见,既然娜儿学妹你已经有了心仪对象,那么,这第四环节三生有缘不如就由你先来选择心仪的对象吧。我们都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位幸运儿,能让我们的龙枪女神看到。”

  娜儿点点头,“好啊!那我先来。”

  蓝木子作出一个请的手势,“好,那么,就请十八号的娜儿学妹,到你心仪的那个人身边去吧。不知道我们的男生们有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娜儿微微一笑,也不见他如何作势,身上银光一闪,脚下荷叶已经轻飘飘的漂荡而出,在水面上划出一道水线,直奔对面的男生阵营而去。

  唐舞麟能够清楚的听到,在自己身边的呼吸声都变得急促起来了,还有激烈的心跳声。毫无疑问,男生们此时都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之中。

  荷叶漂荡,越来越近了,娜儿的俏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距离越近,越能感受到她那倾城绝色带来的震撼,哪怕这些内院男生们定力非凡,此时也不禁一个个目眩神迷。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选我、选我!几乎每个人都在自己心中呐喊着。

  近了、近了!

  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三十米!

  佳人已经近在咫尺,所有人的呼吸不禁越发急促起来。一名男生忍不住直接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一圈圈炫目的魂环从脚下升腾而起,展现着自身实力。几乎是下一瞬间,超过半数的男生身上,魂环光芒全都亮了起来,一时间,将海神湖湖面上映照的五彩斑斓。

  十米!就差最后的十米了。

  距离娜儿最近的一名男生已经兴奋的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绝色佳人向自己而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

  唐舞麟眼神中杀气四射,盯视着那名男生,双手已经攥紧了拳头。

  就在这时,娜儿脚下的荷叶突然在水面上划出一道弧线,优美的弧线悄然偏转,直奔唐舞麟这边的方向而来。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朝着龙跃的方向。

  娜儿已经距离他越来越近了。甚至是近在咫尺。

  唐舞麟瞪大了眼睛,不,娜儿,你可不能选他啊!他可是星罗帝国的。他……

  唐舞麟现在恨不得要一把捏死龙跃。

  岸边上,外院弟子们也都是一片哗然,很多人都忍不住已经叫了起来。如果他们的龙枪女神最终选择了一名来自星罗帝国的交流生作为伴侣,这绝对是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

  娜儿脚下的荷叶飘动速度慢了几分,她瞥了唐舞麟一眼,看着唐舞麟双手攥拳,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然后再看龙跃时双眸喷火的样子,忍不住轻遮芳唇,“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银光微微一闪,荷叶再次加速,眼看着距离龙跃就只有三米了,却悄无声息的一个滑动,再次带起一道小弧线,飘然来到唐舞麟身边。荷叶轻触在唐舞麟的荷叶上,抬起头,狡黠的向他吐了吐舌头。

  龙跃呆住了,男生们呆住了,唐舞麟自己也呆住了。

  那时候的他,还是娜儿的哥哥啊!

  没有摘掉斗笠的十七号女生身体震了震,但也很快恢复了正常。在刚刚一分钟的摘掉斗笠时间内,她始终没有半点动静,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名没有摘掉斗笠的人。

  看着娜儿狡黠的笑容,唐舞麟忍不住抬手在她头上揉了揉,“你这丫头。”

  “嘻嘻。”娜儿嫣然一笑,向他吐了吐舌头。

  他的眼中满是宠溺,她的微笑充满甜蜜。一时间,虐狗虐的天昏地暗!那一位位内院男学员身上的魂环光芒明显变得强烈了。如果不是有远处楼船上众多宿老们压阵,恐怕他们现在就忍不住要上演一幕抢亲的环节了。

  唐舞麟低声道:“故意捣乱的是吧。”

  娜儿撅起红唇,“我怎么就故意捣乱了。我选哥不行吗?还是你想让我选别人?”

  唐舞麟哼了一声,“等这大会结束之后再收拾你。你这丫头。”

  唐音梦微笑道:“好了,我们继续本环节。下面,抽签进行选择。同时,在选择之前,女生可以向自己要选的男生提出一个问题或者是要求哦。根据男生的回答再进行选择。娜儿学妹,你刚刚是不是忘记了这一点呢?”

  娜儿却向她摆了摆手,巧笑嫣然的道:“我不需要,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人了。”

  ……

  那是娜儿,那是古月娜的一部分,那也曾经是唐舞麟的妹妹,是擎天斗罗云冥的唯一弟子。曾经史莱克学院的龙枪女神。

  ……

  “按照规则,没有摘下斗笠的女生,在这个环节要在最后时刻才能选人。十七号女生,请问,你是否选择心仪男生。”

  唐舞麟的目光跨越百米湖面,直接落在了那女生身上,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她身上,尤其是那些已经猜到了她是谁的人,更是如此。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十七号女生沉默片刻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她的动作很轻微,看上去也很简单,可是,却令站在荷叶上的唐舞麟如坠冰窟。

  她摇头了,她没有选,是的,她没有选自己。甚至谁都没有选,更没有摘下斗笠。

  毫无疑问,这意味着她并没有心上人,也无意在本届相亲大会上寻找自己的伴侣。

  唐舞麟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一把攥住了似的,突然有些无法呼吸。

  他的双眸有些朦胧了,一抹淡淡的苦涩从嘴角处浮现而出。

  曾经的种种,在心底泛滥,为什么,你不选我?

  ……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被人轻视天资鲁钝、入学与室友打架、分入最末的五班,一切都是命运使然。

  他也曾无助、迷茫,哪怕心智再坚,黑暗中,也只是个孩子。

  冥冥之中,他等到了一个人。

  那天风和日丽,天空中只有几缕淡淡的流云,微风中是浅浅的花香。

  在大汗淋漓的操场上,他与一个纯白的身影不期而遇,清秀的面容,黑色长发,黑色眼眸,行走之间,似乎有一种奇异的气场。

  “你为什么带着铁锁链啊?”

  “锻炼体魄啊!老师对我的要求更严格一些吧,你真厉害。”

  吃饭时,她似乎特意留意到了他惊人的食量,递给他自己的包子。

  “我的吃不了,也给你吧。”

  一个举动,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一切是那么流畅,就像一位老友的关怀。

  她叫古月,好似古井的深潭,蕴藏着深深的秘密;好似溶溶的冷月,清亮了他的目光。

  他是卑微的蓝银草,她是元素眷顾的宠儿,一个顺流而上,一个逆流而下,就在湍急的时光里,久别重逢。

  ……

  无论站在什么立场,我都在无形中拥抱着你

  升班赛的默契、升灵台的协助,他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当一身烤肉味的他回来时,她能警惕地察觉到他和其他女生见过面;当晶体化的他从半空中坠落,她不假思索地用身躯接住不让他粉碎。

  对他人冷漠,只为你展露笑颜。

  面对是否加入唐门的抉择,她的答案是:不。

  他害怕,害怕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接踵而去,就像当初的父母和妹妹。

  “谁说我会离开了。”

  “我只是选择不加入唐门,又不是要离开零班。加入什么组织并不影响在什么地方。”

  我不会离开的,一直都会和你在一起。

  ……

  年少时,涓涓清流、暖暖依偎

  魂导大巴上,东边是大海,蓝色得无边无际,清的水天一色。

  他看着窗外不断掠过的美景,迷蒙中轻轻唤出妹妹的名字,银色的身影在脑海里一闪而没。再次睁开眼时,却是惊讶的她。

  她微微一笑,递过一个水杯,里面只是清水,温度适宜,却滋润着他的心。

  阳光洒落在她的脸上,仿佛她的皮肤都变得晶莹剔透,原来她这么好看。

  微醺的日光让她轻轻倚在他的肩头,呼吸慢慢变得平和。

  他也不知不觉阖上了眼,身体暖洋洋的,疲惫在这一刻的温馨中悄然散去。

  没有过多的言语,这一幕,就好像岁月的黑白断片。

  ……

  为你,虽死不悲

  天海联盟大比上,她遭遇突击,可却来不及反应,只能缚手待毙。

  忽然间身体一暖,他抱住了她,用自己的后背,承受了一切。

  一朵朵鲜红的血花在她眼中绽放,而他的脸上没有悲伤和遗憾,只有淡淡的微笑。

  多么希望能和你一起走过今后的路,但我不会忘了我的初衷。好想一直这样守护你啊,我所重视的你,不过,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吧。

  她惊慌,不惜消耗自己的生命力,引动最纯净的生命光明,修复他受损的身体。

  她不管,她要他好好活着。

  你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契约,能超越生死之交。

  ……

  长大之后,你还是你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三年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他的态度有所转变,不再像从前那么亲近,反而有些疏远。

  他们来到最高殿堂考核,成功了,可是她却不愿意。

  “不愿意。”

  “她打你了,我不开心。”

  她转过头直视他的眼睛,没有一点犹疑和留恋,就这么平淡而没有余地的道出自己的理由。

  谢谢,谢谢你还是那个为我奋不顾身的你,原来一切都没有变。

  ……

  当我有能力获得公平的时候,我会再来

  她被刁难,面对长老的威严,他丝毫没有畏惧,不卑不亢的站在她的身边。

  因为,那个被刁难的她,是他要守护的人。

  “请问,史莱克学院,可有公平?”

  答案决绝而轻蔑。

  他感到无力,面对绝对的实力,自己真的连伙伴也保不住了么?

  他昂起头。

  “三位长老,我放弃考入史莱克学院的资格,有一天,当我有能力获得公平的时候,我会再来。”

  为了她,他要放弃自己的理想。

  哪怕世界背弃了你,我也和你并肩而行。

  ……

  他一夜未归,她无言等候

  她靠在一株大树上,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上挂着几滴细小的露珠,在黎明晨光的照耀下,就像是一幅画卷。

  他怔怔地望着她,这一幕深深地烙印在心底。

  “你醒了。”

  “你怎么在这睡?”

  “你很晚了还没回去,我出来找你,看你还在冥想就没有打扰你。”

  她说的很平淡,就好像说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嘴角有一抹笑意,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少女,他并不想对她说出“谢谢”二字。

  生活,也许并不需要轰轰烈烈的惊艳,有时,平平淡淡的安逸和恬淡足矣。

  ……

  就算散伙,我也会跟随着你

  他们小组发生分歧,其他人全部反对他的观点。

  有灵金属制作斗铠,对于其他人来说,太过遥远和天马行空。

  可是她却完全相信,毫不犹豫地站在了他这一边。

  “算了,确实是我异想天开了。”

  “不,我就要用有灵金属来制作我的一字斗铠!”

  看的她的倔强和坚决,这一刻,他心中充满暖意。

  有你在,何妨与世界为敌?

  ……

  武魂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面对强大的对手,他依旧站在她的身前,明知必输,却没有怯懦。

  一个为了她,包容她的高傲和任性的人。

  一个守护她,以命换命的人。

  她的眼神逐渐迷惘,就这么张开双臂,从背后深深地抱住他。

  没有犹豫,只有全身心的信任,一切仿佛重临年少时代。

  那时,他还是倾慕学姐的小男孩,她还是爱吵嘴的小女孩。

  头顶似乎有浩瀚的穹顶,见证着这伟大的仪式。

  他们赢了,却也昏迷。可她的手就好像长在了他的身上,怎么也分不开,他们就以拥抱的姿势,取得了胜利与荣耀。

  两个人在相悖的道路上,缘分也许会被切断,永远存在的一定是武魂和心灵的羁绊。他们,何尝不是对方的羁绊?

  ……

  空中的巨幅画面开始变得纷乱,记忆碎片不断的闪现,令人看的眼花缭乱,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种难以形容的悲伤却萦绕在每一个人心间。

  当精神力强大到神识的层次,已经不只是触动,更是感染。那强大的思维具象化,本身就带着强大的感染力,感染着在场每一个人的情绪。

  明明画面纷乱,可在此时此刻,众人心中却都流淌过唐舞麟曾经的感受,跟随着他的悲伤而悲伤。

  而此时的他们,似乎都已经明白,那曾经的轻轻摇头,是为什么要拒绝?为的,就是惧怕像今时今日这一天的到来啊!为的,是惧怕明明彼此深爱,却不得不为敌的这一刻。

  ……

  “那么,最后一位,就有请我们的龙枪女神吧。娜儿,该你了。”

  伴随着唐音梦的话音一落,整个海神湖湖面上还有湖畔上,全都安静下来。

  天空上是星月之光,星空下是海神湖湖面上的波光粼粼,映照着她那银发紫眸的绝美身影,缓缓来到戴云儿身边。

  她的眼神有些痴了,她的眸光荡漾。

  她看着他的目光,再不是一个妹妹看向兄长。

  唐舞麟微微一震,他感觉到了她目光的不同。

  “哥!”娜儿轻轻的呼唤了一声。

  “娜儿,你……”唐舞麟眉头微蹙。

  娜儿微微一笑,“哥,你知道吗?在当年我三岁的时候,你收留我那一刻,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为了我,你用并不强壮的身体挡住了那些坏人。你不止善良,你更勇敢。”

  “你比一般的同龄人要坚强的多,六岁的时候,你的武魂觉醒了,是蓝银草。公认的废武魂,不幸中的万幸,你在武魂觉醒的时候出现了魂力。你的志向是成为一名魂师,那时候你还不敢想斗铠师,所以,你说你想要操控机甲。”

  娜儿温柔的看着唐舞麟,此时此刻,在她眼中只有他,“可是,想要成为魂师就需要魂灵,就需要花很多钱。我们家里并不富裕,爸爸妈妈真的已经很努力了。所以,你在只有六岁的时候就选择了学习锻造。我记得很清楚的,刚开始的时候,你每天累得回家后甚至连表情都做不出。瘫倒在床上,甚至连我叫你你好像都听不到。”

  “可你没有放弃,你依旧坚持的去练习。每当你拿了工钱的时候,除了留下一部分存起来之外,剩余的都给我买糖果吃。那些糖果,可甜可甜了。”

  “还记得吗?有一天我问过你,如果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唐舞麟呆呆的听着娜儿说着,他的心神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那时候的家。

  ……

  我的志向是,星辰大海

  他是有着黑发黑眸白皙皮肤的少年,只身一人踏上东海城,怀揣着梦想涉足未知的前路。

  废武魂蓝银草,先天魂力可怜的三级。在偌大的城市里,他平凡,但哪怕渺小得如一颗四处飘荡的草籽,也一直履行初衷。

  在其他人还沐浴着父母的谆谆教诲时,他没有了家。

  那一抹温暖的亮银色,也在目光中远去,在掌心里微凉。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会想我吗?”

  “当然会想了,特别、特别想。”

  湿润的晚风摩挲着脸颊,左心房传来温热的感觉,他笑笑,并不苦涩,只有对往日的怀恋。

  在他心中,那个银发女孩从未走远,她还是还是住在回忆的某一角,在夕阳下,甜甜地唤着哥哥。

  我是唐舞麟,我的志向是星辰大海。

  当平凡的草籽萌发成茂盛草原,我是否能重携你的手重临那片星辰大海前?

  ……

  “哥,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愿用我未来的所有时间来陪伴你,陪伴在你身边。让我爱你好吗?我是认真的。”娜儿的表情很严肃,严肃的连楼穿上的擎天斗罗云冥此时都有些震惊。

  唐舞麟原本枯寂而绝望的内心此时不禁泛起阵阵涟漪。如果说,在他心中的女性中有谁最重要的话,那么,妈妈、娜儿和她,都占据了不可动摇的地位。

  可他万万没想到,在这万众瞩目的时刻,在这海神缘相亲大会上,她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

  “娜儿,你是我妹妹啊!”

  “不,我不是,我只是你的娜儿,我们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只是你的娜儿,我不要再做你的妹妹,我只做你的娜儿。”她倔强的说着。

  唐舞麟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时间到了,娜儿,为了公平,我不能让你再说下去了。”唐音梦有些无奈的说道。

  唐舞麟曾经发过誓,决不让娜儿再哭泣,可却万万没想到,眼前让娜儿哭泣的那个人却正是自己。

  娜儿,你怎么这么傻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内心深处又有些难以形容的感觉。就像娜儿说的那样,他们毕竟不是亲兄妹,娜儿是他捡回来的妹妹,是他用心呵护的妹妹。

  娜儿突然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向唐舞麟,“如果当初我没走,你心中一定不会有别人。”

  “舞麟学弟,请你选择。”蓝木子声音低沉的催促着。

  唐舞麟用力的深吸口气,全身的力量仿佛都在这一刻调动起来了似的。

  他扪心自问,答案异常清晰。他不愿意伤害娜儿,但却更不愿意骗她。更何况,这一切是那么的复杂,他更不想放弃这次的机会,哪怕机会看上去十分渺茫。

  “对不起,娜儿。我选十七号女生!”唐舞麟说出这简单的十几个字时,几乎用尽了自身所有的力量。

  ……

  空中的画面,在这一次炸开,亦如当初那个娇嫩而被重创的心。

  唐舞麟与古月娜的身影重新显现在半空之中,只是此时此刻的古月娜,却已经是泪流满面。那不是属于古月的泪水,而是属于娜儿,那个一直都在深深的爱着唐舞麟,想尽一切去影响古月,让她不能伤害他的娜儿啊!

  “娜儿……”唐舞麟的声音有些颤抖,以他那么强大的实力,当他的思维具象化回忆回到那一刻的时候。他的心也随之剧痛起来。

  他是多么不愿意伤害娜儿,可是,在那个时候,他不能违背自己的心。

  但那一刻的拒绝,至今回想起来也依旧让他痛彻心扉。如果他知道那一次的拒绝会让娜儿彻底消失,或许,他宁可自己痛苦终身也不会去拒绝她。

  ……

  而在唐舞麟说出那句话的刹那,娜儿的俏脸上血色褪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半只脚都踩入了水中,身体晃了晃,才控制住身形。

  蓝木子吞咽了一口唾液,看向十七号女生,“按照规则,你现在必须要摘下自己的斗笠面纱了。然后听他一分钟表白。”

  十七号女生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缓缓抬起双手,将头上的斗笠面纱摘了下来。

  那是一张苍白的俏脸,黑发、黑眸。和身边的戴云儿、娜儿相比,她并不出众,甚至完全被身边二女的光芒所掩盖。

  她的脸上,早已满是泪水,控制不住的泪水。她看着他,她的唇瓣一直在轻轻的颤抖着。

  唐舞麟笑了,看着她脸上的泪水,他笑了,她对他,并非无情。只是看到那些泪水,他突然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你该选她的。”古月别过头,看向娜儿的方向。

  娜儿没有吭声。

  古月又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不想赢。”

  娜儿却笑了,这一刻,她那苍白的面庞上,布满了淡淡的微笑,她挺起胸膛,突然有些高傲的看向古月,“有些事情,却由不得你。”

  古月闭上双眼,泪水再次奔涌而出,“但你可知道,这样的话,他会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未来的我们,又会何等的艰难。”

  娜儿坚定的道:“我不管。我只是希望,能把自己完完全全的都给他。”

  ……

  这份记忆,属于古月娜,是古月娜的思维具象化出现了。

  当那一句:但你可知道,这样的话,他会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出现时。唐舞麟忍不住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是的,这份代价终于到来了,就在今时今日到来了。这份剧痛,正在侵袭着他的身体与心灵,这一份剧痛,正在让他要重新走向深渊。

  而也正是在那一刻,他才真真正正的感受到,古月对他的爱。

  ……

  “舞麟,该你了,你有一分钟的时间。”

  唐舞麟却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古月,“我不需要一分钟,我只要问她一个问题就足够了。”

  “古月,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爱过一个女生,那就是你。你爱我吗?”

  他曾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可当他真的面对时,能说出的却只有这一句话。也只有这一句话就已足够,他需要的,是一个答案,一个可以让他不顾一切的答案,亦或是让他走入另一个世界的答案。

  他的右手抬起,手掌翻出,金灿灿的鳞片从衣服下露出的手腕处一直蔓延到整个手掌,金灿灿的利爪出现,五指倒扣,利爪直指自己头顶上方。

  一股难以形容的浓烈血气波动骤然从他身上迸发而出,在那强烈血脉气息出现的刹那,在场所有拥有龙类武魂的魂师们无不闷哼一声,脸色苍白,哪怕是龙跃也不例外。

  “哥,不要!”娜儿尖叫一声,可她却一点也不敢动。她能清楚的看到,那金龙爪上金芒吞吐,唐舞麟只需要手掌略微向下一落,就能抓破自己的头颅。

  “我只需要知道答案,你心中的那个答案,真切的答案。不要骗我,从你的眼神中,从你的血脉中,我能够感受得到你是否说的是真话。”

  古月呆呆的看着他,泪水不再流淌。

  突然,她整个人仿佛都崩溃了似的,她用力的点着头,刚刚止住的泪水滂沱而下,她整个人都忍不住在荷叶上蹲了下去,她说不出话,只是点头,只是用力的点着头。

  唐舞麟笑了,他骄傲的笑了,右手放下,一步跨出,他就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他一把将她从荷叶上拉了起来,拉入自己的怀中。

  ……

  唐舞麟从来都不知道,那一瞬的快乐之后,他将要背负的,将会是此时此刻,这完全无法承担的痛苦。他必须要面对的,是自己最爱的人。

  在这一场全人类的危机面前,他甚至只有将她杀死,才有可能彻底解决眼前的危机。

  可是,那曾经拼命点着头,用尽全力去爱着他的女孩儿,他又怎么能下得去手啊!

  浓烈的情绪,影响着每一个人,不只是人类,同样也是魂兽。

  众多凶兽之中,翡翠天鹅早已哭成了泪人。就连熊君那么昂扬雄伟的强大魂兽,此时也是身体抽搐。

  兽神帝天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他知道古月娜和唐舞麟之间的感情,但却知道的远远没有这么深刻,当初的史莱克学院有擎天斗罗坐镇,他怎么敢进去?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早在海神缘相亲大会的那个时候,主上就与唐舞麟以后了如此深刻的感情。而正是这份感情,让她始终无法对他下手。

  唐舞麟真正的痛苦或许只有五天,可是,在这么多年来,一直都知道她和他不可能真正在一起的主上,内心之中承受的痛苦又是何等的剧烈啊!

  突然,古月娜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白银龙枪,就那么泪流满面的举起。

  “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了。”

  思维具象化的画面再次出现,但这一次,却只有唐舞麟自己才能看到。

  ……

  清晨的海神湖,有着神秘的美感,水雾弥漫,碧波荡漾。

  她站在湖边已经很久了,肩头早已被露水打湿,却没有半分要拂去的意思。

  银发在清晨的微风中荡漾,凝望着远处的晨雾,宛如精灵一般。

  紫色的大眼睛倒映着湖水,嘴角处始终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另一个她悄然而来,走到她身边站定。黑发飘扬的她显得容光焕发,俏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

  但当另一个她看到她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却随之消失了。

  她们并肩而立,同样凝望着面前清澈的湖水。

  “你赢啦!”娜儿轻声而又轻松的说道。

  “你好像很希望我赢。”古月眉头紧蹙。

  娜儿轻笑一声,“是啊!我其实很希望你赢,而我也早就猜到你能赢。因为我太了解他的性格了。你信吗?我只是作为插曲而存在的,我想他的求爱,只是为了能够找一个合适的离开理由。”

  “你走了,他会难过的。”古月说道。

  娜儿自嘲的摇了摇头,“我输了,我能不走吗?但是,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一定会输,也必须要输,否则,他就真的会死,我说的,对吗?”

  古月沉默了。

  娜儿轻叹一声,“当年,我们打赌的时候,我毅然决然的选择跟你赌,就是因为,我知道,你只是想要找个幌子杀了他,却又不想心灵出现破绽。我不能不答应你,因为如果我不答应你,那时候的你,就算心灵有破绽,也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杀掉。”

  “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娜儿问道。

  古月有些发呆,“后悔吗?我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后悔了。

  娜儿道:“如果你不想发生这一切,当初就不该制定融入人间的方式。事实证明,你这样的做法是对的,只有更了解人类,才能真正找到将他们毁灭的方式。但是,我们却实际上都发现了,人类并非一无是处,至少,人类丰富的情感,就是我们完全不具备的。所以才有了我,幼年时候的你,为了能让自己真的像个人类,不得不封印了自己。才好真正的融入人类社会之中。而属于人类的那部分灵魂就随之诞生了。”

  “当你发现,人类情绪已经有些不可控制的时候,想要强行将我去掉就已经变得不可能。因为那样会极大程度的伤害你。而这一切,都合我哥有关,是因为我哥带给我的温暖和爱,让我明白了什么是人类的情感。”

  “无奈之下,你将我从身体里分离出来,形成一个独立的个体,但无论怎样,我都是你的一部分,我们终究是一体的。所以你跟我打赌,赌我哥会否喜欢上你,会否因为你而放弃我。如果你赢了,就证明人类的情感都是虚假的,我也自然而然会融入回你。如果你输了,当时你说的是,你输了就让我永远的成为个体。对吧。可惜,我毕竟有着你的智慧,还有着人类的情感,没过几年我就已经明白,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足足占据了你三成的实力。如果我最终独立出来,那么,你就不是你了。所以,你是不可能舍弃我的,区别只是在于,没有下次的融合回去,还是带着瑕疵罢了。因此,如果你输了,你一定会杀掉我哥,强行将我融合。我说得可对?”

  古月看着娜儿,听着她侃侃而谈,俏脸变得略微有些苍白。

  “古月,你知道吗?我之所以愿意和你打赌,就是因为你根本不了解人类的感情。在你认为,我和我哥的感情就是你认为的那种了。实际上你错了,我们更多的是亲情,或许我对他不完全是,但至少他对我是。而他对你,却不是亲情,而是爱情。”

  “爱情和亲情是截然不同的。所以,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也没有背叛过我。尽管他选了你。因此,我输了,可是,你却并不能得到你想要的结果。所以,究竟是谁输了,真的不好说。”

  古月深深的看着她,“你认为我真的不知道你计划的这些吗?”

  娜儿笑了,“你当然知道,聪明如你,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呢?当你试图疏远我哥的时候,就是因为你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情感受到了影响,可惜,爱情是潜移默化的,当你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他已经住进了你心里。所以,你一直都在努力的尝试摆脱,尝试压制。可越是时间长了,他却越是在你心中生根发芽。”

  “古月,你有没有发现,无论是魂兽还是神兽,我们的本性都太单纯了。而一旦我们接触到人类的情感之后,无论你的能量有多么强大,精神力有多么浩瀚,却都无法阻挡那感情的攻击。它无形无质,却又真实存在。”

  古月苦涩的道:“你以为这样就不会还是他了吗?你真的这样认为吗?”

  娜儿轻叹一声,“至少这样能让他活的更加久远。而只要时间长了,当他拥有足够实力的时候,只要你无法对他出手,我相信,未来没有人能杀的了他。古月,正视你自己的感情吧。仇恨只会让人蒙蔽了双眼。”

  古月突然愤怒地道:“你现在真像个人类。”

  娜儿笑了,“我本来就是个人类啊!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并不愿意毁灭人类,我更愿意看到的是和平共处。我爱我哥,我也爱我们的爸爸妈妈,我喜欢人类的世界。人类的情感。你赢了,可是,你也输了。但我真的好希望,未来你能有个好结果,不,是你们能有个好结果。”

  古月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你真的认为我无法下狠心杀他吗?”

  娜儿摇摇头,“你当然不能。你本来就不能。就算没有我,你也不能。否则,你会等到现在?什么时候杀伐果决如你,如此的犹豫过了?当你犹豫第一次的时候,你或许还有机会,但当你如此犹豫三次之后,就再也不可能对他出手了。这一点我清楚,你自己心里也一定很清楚。而当你将我融合回去之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只会受到更大的影响。而不是下定决心。好好的爱他吧,我哥真的很优秀、很优秀。虽然我们都不知道他的金龙王血脉从何而来,但不得不承认,在人类世界中,能够配得上我们的就只有他。”

  古月脸上满是颓然,“我最错误的决定就是当初和你的打赌,或者说,我根本就不应该把你分离出去。至少那样的话,我还可以潜移默化的影响回来。”

  “你输了,我也输了。你说的没错,我下不去手,我没办法杀了他。所以我只能离开他,让时间和距离把我们彼此的爱恋变淡,或许,唯有这样,有一天我才会在不经意中杀死他。或者他成长的足够快,有一天杀了我。你明白的,我们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这是人类和魂兽之间的矛盾,也是神诋和神兽之间的矛盾。无论是他还是我,都无法化解的矛盾。”

  娜儿沉默了,她终于有些惊慌,“可是,我走了,你也走了,他会难过的。”

  古月身体颤了颤,“那样也要比我在他身边,而我的那些人再也控制不住去主动杀死他的好。现在的我,还远远没有从封印中全部走出来,核心已经觉醒,但你知道的,我们的那些手下中有些多么强大的存在。甚至有早就该成为神兽的强者。就算是现在的我,也不可能将他们完全压制。所以,我注定要走。”

  娜儿贝齿轻咬下唇,“或许你是对的。古月,你真的变了。你会为他人着想了,尤其是为了他。我明白了,你要离开,是为了给他更大的成长空间。你是希望,未来有一天他能够强大到你也无法杀死他。但你知道的,那是不可能的,神界已经不复存在,他是永远也不可能达到你这个境界的。”

  古月笑了,“你明白的,但是你不懂的。你并不知道,他在我心中究竟是怎样的地位。你也不明白,现在的我究竟有多少是属于人类的。你说的没错,我后悔了,我后悔为什么当初要下达融入人类世界的命令。但是,我的使命我要去做,可我又不愿意去伤害不想伤害的人。所以,如此的矛盾,就让我来独自面对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总要向前走。回来吧娜儿。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古月,我的名字终于可以完整了。只是他并不知道,我叫古月娜!”

  点点流光闪耀,古月的身体突然变得通透了,银白色的通透,脚下的六芒星升起一层无形结界,将她们笼罩在内。

  如果有人在附近就会发现,在那银白色的世界中,并没有半分能量波动溢出。

  娜儿的身体也变得通透了,银白色的通透,她一步步走向古月,却已是泪流满面。

  “我有些舍不得这一切,舍不得身边的人,舍不得老师,舍不得哥哥!”

  古月叹息一声,“但你该知道,再多的不舍,你没有本源,你注定是要回来的。否则只能烟消云散。你说过的,当你回归之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会放开一切,瑕疵既然已经化为裂痕,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接受这个裂痕吧。或许,一切都会不同。”

  银白色的身影重叠,娜儿和古月分别张开她们的双臂。两道身影开始缓缓融合,古月的黑发消失了,黑眸变成了紫色。娜儿的稚气消失了,她在缓缓长大。

  当两人的模样已经变得一模一样,化为长大三岁的龙枪女神时,银光忽然一闪,就那么消失在寂静的海神湖畔。

  ……

  “娜儿……”唐舞麟的眼眸朦胧着。

  “如果你当初不逼我,或许不会如此痛苦。如果你当初让我离去,或许,现在就能从容面对。娜儿也不会离开你。那时候我就说过,你应该,选她的。”

  光影消失,一边,依旧是手持白银龙枪的银龙公主,而手持黄金龙枪的唐舞麟,却早已是双目迷离。

  原来,曾经的一切竟是如此,为了能够成全自己和古月,娜儿牺牲了自己。

  那场赌约,究竟算谁赢对于唐舞麟来说却都是输。他或许才是唯一的输家吧。

  可是,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会如何呢?

  他不知道,是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可是,或许也正是这份回忆勾起了他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他反而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我不后悔。”唐舞麟轻声说道。

  ---------------------

  这一章我不想断开,就一下都放给大家看了。在写的时候,看着这些回忆,泪目……

  新书大龟甲师一直在持续更新,龙王马上要结束了。请大家多多支持我们的大龟甲师吧。谢谢。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真正的神战-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